国际语言组织(创立中)

International language organization (under establishment)

Organización de idiomas internacionales (en su creación)

La Lingua Internazionale (Organizzazione fondata in)

Die Internationale Sprache Organisation (gründung)

Organisation internationale de la langue (création)

Организация "Международная языковая организация"

首页 home page投资项目investment projects联系各国Contact countries重大事件Event各项规定I rule
高级语言学派Advanced linguistic school国际语言组织创立史ILO History 联系方式Contact information关于我about me待用栏目Standby column1待用栏目Standby column2待用栏目Standby column3待用栏目Standby column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重大事件Event >> 内容

北京师范大学英东学术会堂事件

时间:2020/10/12 20:35:00 点击:

  核心提示:《北京师范大学英东学术会堂事件》 2019年6月2号,我去北京师范大学,我来到英东学术会堂的二楼的文化创新论坛的签到台,签到台有两个名单,一个是提前报名的名单,打印的,名字已经有了,签名就可以。一个是...
    《北京师范大学英东学术会堂事件》
    2019年6月2号,我去北京师范大学,我来到英东学术会堂的二楼的文化创新论坛的签到台,签到台有两个名单,一个是提前报名的名单,打印的,名字已经有了,签名就可以。一个是没有提前报名的名单,需要写上名字,单位,手机号码,我没有提前报名,服务人员让我在这个名单签到,我只写了名字和手机号码,我没有写单位,没有说我是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没有给签到台名片,我来之前,我打算悄悄的来,然后悄悄的离开。我签名后,服务人员让我拿一份论坛资料,我没有拿,我说,不拿了,包里东西多,太沉。
    车祸事件造成的我的腿的伤没有好,能来到这里,走路也费力的,带的东西沉,走路更费劲。
    我进入报告厅,于丹教授正在演讲,我找一个空座位,坐下。中午休息,我到一个餐厅花了十元吃了饭。吃完饭,我想在校园的椅子坐一会,感受一下校园的幸福,但又一想,既然是来听讲座的,早点去报告厅吧,下午听完讲座,然后在校园坐一会。
    我走到英东学术报告厅楼门口,手机拍了一个照片,我听到身后有人走过来,有说话声。我回头,正好于丹教授和一些人走过来,打了一个照面,我必须打个招呼。我说,于教授好,我来听您的讲座。于教授说,好,进去吧。我随着于教授进了英东学术会堂的门,我给了于丹教授一张我的名片,没有给别人。上了二楼,于教授他们到左边的会议室了,我到右边的报告厅。报告厅里已经有大约30人,在等待听下午的讲座,我在一个椅子坐下,女服务人员给每个椅子上放一瓶矿泉水,后面有女服务人员说,大家都往前面坐吧,下午人少,后面的椅子撤掉了。
    我坐下大约十分钟,一个三十多岁的男的来到我旁边说,你没有注册吧,出来一下。我跟着他到了签到台,我说,我已经签到了。那几个女服务人员在签到台里,没有说什么,这个男的说,没有提前注册,不让听讲座。我看这样情况,他是必须让我离开的,我想,我与他说什么也没有用。我说,那我不听了吧,我回去吧。我向楼下走去,他“护送”我下楼,出了英东门学术会堂楼,他不“护送”了。
    我被“护送”离开会场,也是被清理出会场,被轰出会场。我感觉很奇怪,忘记了刚才想在校园坐一会,我独自向学校大门走去。
    我出了北师大校门,我越想越不对劲,“护送”我的这个男的不像是服务人员,如果是服务人员请我出去,服务人员不会“护送”我下楼,虽然这个男的没有穿保安服,但是“护送”一般是保安的专业行为。这个男的说,因为我没有注册,所以不让听了。这是轰我出去的真正原因吗?绝对不是。   
    我被轰出来英东学术会堂,我感觉很奇怪,也有很多疑问。
    1,我上午到达这里,签到台让我签到了,让我进入报告厅,说明我可以听讲座,为什么下午把我清理出会场?
    2,我上午已经听讲座了,下午自然可以继续听讲座。下午人少,我还可以充数,怎么会不让我听了?
    3,我没有影响会场秩序,我没有与任何人说一句话,除了于丹教授之外,我没有给任何人名片,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是国际语言组织的创始人,签到时,我也没有告诉签到台。我本来想,悄悄的来,悄悄的离开,只是在下午回到英东学术会堂,在门口刚好碰到于丹教授,打个照面,我不得不打了招呼,只有于教授知道我是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
    4,我被清理出会场,这个男的说,没有提前注册不让听。这是托词。我被哄出会场,绝对不是因为没有提前注册,什么是真正的原因,哄我出会场的?肯定是有坏人,这个男的怎么知道我没有注册,是谁把他找来的,让他把我清理出去的。报告厅里好几十人,他怎么直接走到我的身边,哄我一个人出去,其他的没有提前注册的人,怎么不清理。
    5,那些服务人员很年轻,好像是北师大的学生,我是年过花甲的老人,这些学生可能会以为我是什么大学的教授,绝对不会把“教授”在会场中轰出去。把我清理出去,这是有什么领导专门对我的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身份做出的决定,采取的措施。
    如果刚到签到台时就被告知,没有提前注册的,不让听讲座。那么,我什么想法都没有。上午允许我听讲座,那是因为北师大不知道我是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下午,北师大知道了我是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才把我驱逐出境。这样,我有一些话需要说明一下。
    目前,北师大把我清理出文化创新论坛会场的真正原因还不清楚,但是,我想,真正原因可能是又出现了坏人,根本的原因是辽宁官方长期以来对我的危害。所以,我要说明一下,这个事件的直接行为是北师大做出来的,但是,根本原因不在北师大,我对北师大的印象一直很好。我现在发这个帖子是把事件经过记录下来,也是对国际语言组织的创立遇到的困难的克服,也是的辽宁狗官的反击。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样的文化没有一点影子。“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样的文化发挥的淋漓尽致。
    我为了推动人类历史进步,发起创立国际语言组织,我是在人类历史的前头,披荆斩棘,枪林弹雨,九死一生,我多么希望世界人民能够帮我一把。我多么希望祖国人民能够对我多一分理解,少一分误解,少一分辱骂,少一分诬陷,少一分诽谤,少一分迫害,少一分……
    自从2018年5月28日中国政府禁止我参观第五届京交会的事件发生后,我对创立国际语言组织的策略进行了调整,收缩创立活动,1,减少参加各种活动,除非是对国际语言组织的创立有重要的,我才冒着风险去参加。2,在参加活动时,不要把名片递给中国人,除非是特别重要人物,可以冒着风险递上一张名片。3,遇到外国人,可以递上名片,不会有风险。4,在参加活动时不要让别人知道我是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以免给一般的人造成恐惧,以免遇到坏人发生不可预测的危险情况。
    2019年的京交会,虽然中国政府解除了对我的禁止,我参观京交会时,没有被限制,但是,2018年中国政府禁止我参观京交会给国际语言组织的创立造成的恶劣影响并没有立刻消失,仍然会持续一段时间,例如,北师大可能还不知道中国政府已经解除了对我的限制,仍然把我清理出了文化创新论坛的会场。
    鉴于目前的严峻现实情况,我的收缩策略还需要保持一段时间。
    中国的传统文化有一个特色,民怕官,官本位,官老爷。中国政府禁止我参观京交会,再加上坏人对我的诬陷诽谤,有枝添个叶,中国人民怎么敢参与国际语言组织的创立,怎么敢接触我。北师大把我清理出英东学术会堂,也是可以理解的。
    其实,我去英东学术会堂是为了拍几个图片,发朋友圈,让大家看到我还活着。仅此而已。
    这个经过在国际语言组织的创立史上称为“北京师范大学英东学术会堂事件”,简称“英东会堂事件”。这个经过能够成为一个事件是因为我被轰出来,是专门把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轰出来。如果是我没有注册,不让我听讲座,在我到达签到台时向我说明,不让我签到,那么,我没有任何意见,不会称为事件。
    人类自从猿人进化到现在,什么风雨都经历过了,现在人类语言的进步(国际语言组织的创立)出现点挫折算得了什么?我发起创立国际语言组织至今11年了,我经历了枪林弹雨,九死一生,什么猫三狗四的人都遇见过。

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gaigailun,2019-6-9,北京

作者:gaigailun 来源:概概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国际语言组织(创立中)(jtjt.org)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laoy! V4.0.6